注释卷 第二百四十四章 重税

    崇文馆内,

    现在正是课休工夫,一众皇子猎奇的围成一圈,莫明其妙的看着墨顿在地上摆放一个又一个骨牌。

    “终于摆好了!”

    墨顿墨顿抹了一把汗,谨慎的将最初一张白色的骨牌放好,称心的看着地上五颜六色的骨牌,他实验了许多次,这一次最为乐成,安排的骨牌数目最多。

    “墨顿,这有什么好玩,还不如我们一同去玩蹴鞠呢!”李治撇撇嘴说道。在他这个小男孩的年岁,在他看来再也没有蹴鞠更好玩的游戏的。

    “便是,几个直立的牌子有什么好玩的。”齐王李佑也是一脸轻视道。

    只要年岁大的皇子这才神色有些兴味,要晓得墨顿从墨顿手中那但是常常流出一些闻所未闻的新玩意,这些新工具每每会有难以想象的惊喜。

    前几日墨家新酒一日之间卖了三十万贯,几乎是惊爆了长安城,就连皇子们也是咋舌不已。

    墨顿轻轻一笑道:“此乃墨家的一个实行,只需推倒第一块木牌,那就会有让你意想不到的事变发作。”

    “认真”李治怀疑道。

    “不知哪位皇子想来亲身体验一下。”墨顿将手中的任务完成,转头问道。

    “我来!”

    李治最为冲动,积极道。

    “晋王殿下请!”墨顿点摇头伸手约请道。

    李治上前,战战兢兢的推倒面前目今的第一张白色的骨牌。

    “咔”的一声,两张骨牌相撞,收回洪亮的声响,第一张骨牌坍毁,在重力的作用下顺势撞倒第二张骨牌。

    登时第二张骨牌坍毁,再砸在第三张白色的骨牌上,第四张,第五张……

    “啊!”

    看着一张张骨牌倒下,李治吓了一跳连连前进几步。

    “墨顿这可不怪我,我只是推倒了一张罢了。”李治连连摆手,以示无辜。

    李泰连连摇头,心中暗道真是笨伯,墨顿所说的奇观,大概便是云云吧!

    但是李泰的猜想并不完全精确,真正的奇观还在前面,由于墨顿将骨牌涂上了差别的颜色,而李治所推倒的只是白色的一列罢了。

    这一列白色的骨牌间接倒向骨牌地方,再由地方向周围分散。

    赤橙黄绿青蓝紫。

    七种颜色的骨牌有次序的陈列坍毁,顺次出现出差别的颜色,犹如花朵普通绽放。

    “哇!”

    众皇子一阵齰舌,他们那边见到过这么神奇的事变忍不住连连齰舌惊呼作声。

    尤其是李治更是高兴不已,这但是经他的手才弄成的。

    “欠好好上学堂,怎能在此游玩”

    李世民严峻的声响从众人面前响起。

    “拜见父皇!”

    “拜见皇上!”

    墨顿和一众皇子赶紧行礼道。

    “启禀父皇,此乃墨顿所做。”李治绝不犹疑的将墨顿出卖的彻底。

    “嗯!”李世民眼神一厉,扫向墨顿。

    “回皇上,此乃墨家一个骨牌实行,是锤炼人耐烦和意志力的办法,乃是益智游戏。”墨顿赶紧辩白道。

    “父皇明鉴,此游戏之用最复杂的骨牌,但是却又牵一发而动满身的之妙,只需推进一块骨牌,就能顺势倒下全部。”李承乾出头具名帮助墨顿语言道。

    “推倒一张,通盘皆倒,牵一发而动满身,果真巧妙无比,这又是何原理”跟在李世民死后的魏征作声道。

    “回魏大人的话,此乃墨圣依据吴楚两邦交战,有感而发,创建此骨牌游戏,要求间距相反,并且要有超高的耐烦和仔细,一着失慎满盘皆毁,确实是可以锤炼人的心智。”墨顿表明道。

    “吴楚和平而来,快快道来。”魏征刻不容缓的说道,他自身便是史学各人,天然对史学典故有非常的兴味。

    ““魏大人,可曾得知年龄早期吴楚两邦交战连连。”可知其最后的缘由。”墨顿问道。

    魏征摇头,绝不犹疑的说道:“听说是楚国人不义在先,率先攻入吴国,吴国还击,最初战事连连。

    墨顿摇摇头说道:“当年墨圣也是云云以为,就自动斡旋与吴国和楚国之间意图化解两国的抵牾,但是得知此中两邦交恶最后的缘由之后,倒是呆若木鸡。

    “哦,是什么缘由李世民也兴高采烈的问道。

    墨顿道:“说出来大概皇上不信,最后的缘由仅仅是吴国和楚国疆域的两个密斯发作了抵牾。”

    “什么”

    登时一切人大惊,怎样也不置信是云云的缘由尤其是魏征更不克不及承受两个国度年龄的霸主交兵是由于两个密斯发作抵牾。

    “我晓得了,肯定是两个像西施郑旦一样美的女人,才干让两国云云反目。”齐王李佑突然兴高采烈的说道。

    登时一切人用惊讶的眼光盯着齐王李佑,登时让齐王李佑闹了个大红脸。

    不外众人却心中暗自嘀咕,假如真的云云,确实有几分能够。

    墨顿摇摇头说道:“是两个平凡的采桑女。”

    众人登时一阵绝望,不外旋即升起浓浓的兴味。

    墨顿表明道:“相传年龄装国时期,吴楚两邦交好,在两邦交界的中央乃至两国的男子可以一同越过疆域采摘桑叶。

    有一次吴国的密斯做游戏时一不警惕踩上了出国密斯的脚,楚国人带着受伤的密斯去指摘吴国人,吴国人出言不逊,楚国人非常末路火,杀去世五人后走了,吴人抨击,将出国密斯一家杀去世,楚国守邑医生震怒,兴兵还击吴人,吴楚两国今后交兵,最初吴国令郎光攻入楚都城城郢都。”

    “微臣在一些史料上确实是看到有此类纪录。”魏征摇头道。

    墨顿慨叹道:“从做游戏踩上脚到攻入楚都城城,这一系列事情之中好像有一个有形的力气将事情一步步推入无可挽回的境地。墨子听闻之后大为慨叹,用此骨牌表明此事,称之为骨牌效应。

    “当第一个骨牌倒下,其他一切的事变都曾经注定明晰。”李世民眼神一凝,如有所思的说道。

    “不错!大概两国之间原本就有抵牾,但两个采桑女的抵牾便是第一个倒下的骨牌,从而引发前面一系列的事变。”墨顿摇头。

    众人再细心追念一下现在墨顿所讲的故事,忍不住叹息一声,假如一个事情是一个骨牌,果真如如出一辙。

    魏征登时浩叹一声道:“墨圣的伶俐果真非凡,两国云云繁琐的争端,居然运用一个个骨牌完满的复制出来,几乎是化腐败为神奇。

    “这么说来,这一次粮商同盟之事,也便是此骨牌效应再现”李世民忽然问到。

    墨顿谨慎的点了摇头道:“当张家庄开端收粮食之时,第一张骨牌曾经倒下,其他的事变曾经注定。”

    李世民登时神色一凝,他失掉的信息要更细致的多,不但是长安城四周,整个关中地域的粮商都曾经成为了倒下的骨牌。

    一个几千年的例子固然不克不及让李世民服气,而墨顿居然在李世民的面前目今重现了骨牌效应的威力,以一己之力,击败了整个关中地域的粮商同盟,李世民但是晓得这些粮商面前的力气那但是代表着各大世家,便是面临云云恐惧的力气调集,便是李世民也不敢胆大妄为,

    如许一个看似不行能完成的事变,居然被墨顿做到了,并且是尽在掌握之中,这让李世民第一次直观的感觉墨家学问的威力。

    李世民意中按耐烦中的荡漾,转头对诸位皇子严峻道::昔日课业完毕,每人以骨牌效应作为感悟写一篇文章上交,朕要亲身反省。

    “是父王!”众皇子齐声答道,

    不少皇子幽怨的看了墨顿一眼,要不是这家伙本人怎样又加了一次作业。

    如今李世民越来越喜好召墨顿进宫与诸位皇子相处,这小子几乎便是完满的他人家的孩子。

    并且墨顿总有一些稀罕乖僻的知识,尤其是算学上的,更是无人能出其右。

    李世民招招手,将其他皇子赶回崇文馆内学堂,墨顿也想溜走,但是被李世民的眼神一瞪,立即僵直了身子停在那边,

    “听说你近来赚了大钱。”李世民痛心疾首的说道,之前墨顿半个月支出十万贯曾经让他难以想象了,没有想到才过没多久,这小子居然又做出了逆天之举,一日支出三十万贯。

    一旁的魏征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墨顿,最让魏征惊讶的是墨顿支出了三十万贯,支付的却寥若晨星。

    “回陛下,那都是预支的定金,当前还要给货的,那都是要大的开支,到最初赚的都不外是一些辛劳钱。”墨顿一副哭丧脸说道。

    “你那要是辛劳钱,老汉一辈子也算白活了,老汉辛劳一辈子,也算是位极人臣,终身的俸禄还没有你一天的多。”魏征补刀道。

    “那是你老人家囊空如洗,阿谀奉承。”墨顿赶紧马屁送道。

    “呵呵,说的挺难听的,你可晓得朝中有几多人上本参你,说你此举太耗粮食,固然会坚定邦本,形成关中粮食危急。”李世民嘲笑道。

    酿酒原本便是一项很消耗粮食行业,解千愁消耗的粮食更是平凡酒的几倍,墨家村少量的卖酒,天然需求少量的消耗粮食。

    墨顿这一次真的要哭了,赶紧辩白道:“陛下,解千愁乃是价钱高,其真正的产量并未几呀!”

    “价钱高你方才不是说赚的是辛劳钱么”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墨顿道。

    墨顿登时默不作声,原来李世民在这里等着他呢,只得无精打采的说道:“小子知错,宁愿受罚。”

    “那你说该怎样罚你!”李世民持续“追杀”道。

    墨顿一咬牙狠声说道:“墨家村的闷倒马息争千愁确实是费粮食无比,墨家村宁愿交纳两种酒重税,以堵众人之口。”

    “重税”李世民和魏征心中一动,脸上却若无其事的看着墨顿。

    “墨家村情愿四税一”墨顿昂然道。

    李世民意中一惊,大唐的商税才不外三十税一,而墨顿居然一下子进步到四税一。

    依照这个比例交纳酒税,民部一下子可以支出七万五千贯钱,日后墨顿从大草原每换来四匹马就要上交一匹。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重的商税了。

    “你认真情愿云云”李世民凝重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量。

    “启禀陛下,要是其他项目微臣天然不肯,只是此酒确实是过于消耗粮食,并且此酒既然曾经现世,置信酒液提纯的办法定然会分散出去,到时分大唐一切的酒肆都能酿造此等高度酒,固然会形成粮食危急。既然是微臣惹下的费事,那天然从微臣这里处理。”墨顿道。

    税收是最紧张的调理杠杆,征收重税确实是最无效的办法。

    “陛下,墨小子所言甚是,与其日后变成大患,不若昔日从源头上加以控制。”魏征也进言道。

    李世民不由一阵慨叹,墨顿这小子固然常常生事,但是却有一个更好的起首,那便是本人惹的事,本人处置,之前的粮价维护令事情,这一次高度酒的事情,都是云云。几乎让人又爱又恨。

    不外墨顿也没有亏损,这两种酒昂扬的价钱,哪怕是交纳四税一,也足以让墨家村赚的钵满盆溢。



          无敌龙中文网欢送您来,欢送您再来,记着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